欢迎光临中国历史评论网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电话:0531-88364974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学大会
关于我们
  简 介              
  编委会            
      编辑部                
 征稿函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 省发改委与本刊举行会谈,讨论...
 · Official Journ...
 · 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官方...
 · 《中国历史评论》2016年第...
 · 《中国历史评论》编委会主任张...
 · 李炳印在省图“大众讲坛”举办...
 · 王育济教授出席山东省社科联座...
 · 谭世宝《马交与支那诸名考》新...
 · 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哲...
 · Official Journ...
投票调查
 
   史学大会  
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与百年中国:1940—1980年代

发布日期:2014-8-3    作者:《中国历史评论》编辑部    来源:《中国历史评论)第二辑    阅读次数:738

20世纪40年代,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烈影响,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一度停止活动,中国与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的正式联系中断。但中国史学界仍然关注国际史学大会的动态。19403月,《史学季刊》第1卷第1期转译了《美国史学新志》杂志对苏黎世第8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报道。19426月,中山大学历史系主任朱谦之在《现代史学》第5卷第1期卷首语中说:“一九三八年第八届国际史学会会议,从所提出各种论文报告之中,已经很明白地告诉我们:现代史学研究的趋势,在努力使研究工作与现代问题及兴趣发生密切之联系,即在较远古之时代研究上亦然。”

 

左为1940年代的历史学家朱谦之(1899-1972)。

右为1940年代的历史学家朱希祖(1879-1944)。

朱谦之17岁时以福建省“状元”的高分考取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又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述毛泽东回忆在北京大学当图书馆助理员时曾说:“我常常和一个北大学生,名叫朱谦之的,讨论无政府主义和它在中国的可能性。”“劳工神圣”的口号就是朱谦之最早提出的。

1929年,朱谦之获中央研究院资助赴日本进修两年。1931年归国后任上海暨南大学教授,主编广受好评的《历史哲学》丛书。

   1932年应邀到中山大学任教,历任历史系主任等,著名的《现代史学》杂志也是他在这一时期创办的。1952年回到北大哲学系任中国哲学史教授,1964年调任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所研究员。

朱希祖,浙江海盐人,1905年考取官费保送至日本早稻田大学史学科。1918年任北京大学教授、中文系主任,后兼历史系主任。1932年任中山大学教授,与朱谦之并称“史界二朱”。1934年后任南京中央大学、重庆中央大学历史系主任。

朱希祖的辈分、资望甚高,是中国最早关注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史学名家,也是最早倡议组建中国史学会的学者,其倡议的起因,就是来自第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具体刺激”:“……我们再不进行,实在要给外人笑我们太没出息了!”

   朱希祖在北大历史系,曾聘用李大钊讲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何炳松讲授美国鲁滨孙的《新史学》,主张“我国史学界总应该虚怀善纳,无论哪一国的史学学说,都应当介绍进来。”

 

何兆武,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历史系。历任西安师范学院历史系讲师,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学院)历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员等职;现为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何兆武长期致力于西方史学理论的译介,在融会中西史学理论、创新历史哲学方面有着公认的学术建树,正如史学家李洪岩所说:“如果想了解当下中国学者对历史哲学的最高研究状态,就不能不读何兆武;如果想通过中国学者的目光去审视西方的史学思想、史学思潮、史学流派,然后反转身来,再去审视当下的中国史学,同样不能不去读何兆武。”(李洪岩:《历史需要怎样的“理性”》,中华读书报2006225日)

上图为2000年代的何兆武教授。

 

张芝联(1918 - 2008年),1935年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后任教燕京大学历史系。1952年后,长期任教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曾任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国史研究会会长。新中国法国史研究开创者之一。

1980年后,他作为中国史学家代表团成员出席了第15届和第20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美国罗文大学历史系主任王晴佳说:“史学界‘奥林匹克’的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以英语、法语为正式语言。张(芝联)先生参加会议十分认真,每天按时到场,积极提问。他一会讲英语,一会讲法语,幽默风趣,隽永睿智,令许多与会者倾倒,由此而领略了中国史学家的风范。”(《张芝联先生与中外史学交流》,《史学理论研究》2008年第4期)

张芝联是建国后较早关注并专文介绍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历史学家,又是改革开放30年“对外往来最频繁”的历史学家,年鉴学派和布罗代尔等,都是他“请进来的”。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高毅说:张芝联“甚至还有一种力图推动人类史学事业进步的世界公民情怀。”

上图为1990年代的张芝联教授。

  

19433月,全国性的中国史学会终于在重庆成立。早在1929年,北大历史系主任朱希祖的《发起中国史学会的动机和希望》,就是受1928年奥斯陆第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具体刺激”而写成的(桑兵《二十世纪前半期的中国史学会》,《历史研究》2004年第5期);1937年,傅斯年、顾颉刚、罗家伦、何炳松等再度议筹中国史学会,更是与国际史学会田波烈会长来访和中国参加第8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有着直接的因果。因而1943年中国史学会在重庆成立,明显可以看到前两次议筹的影响,在大会选举的21名理事中,有7人与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有关联,分别是:顾颉刚、傅斯年、陈寅恪、朱希祖、胡适、陈训慈;在选出的9位候补理事中,与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关联密切的有向达1人;在选出的9位常务理事中,与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关联密切的有3人:顾颉刚、傅斯年、陈训慈。但由于此时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已停止活动,中国史学会自然无法与之延续蔡元培、王世杰、傅斯年、顾颉刚、胡适等人战前已努力建立起来的正式联系。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17月,新的中国史学会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郭沫若任主席,吴玉章、范文澜任副主席。与此同时,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也于1948年重建,分别于1950年在巴黎,1955年在罗马举行了第9届、第10届大会。

新中国对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给予极大关注。1955年,《新华社新闻稿》第1905期、1927期、1930期和1931期分别对第10届国际史学大会即将在罗马召开的消息,以及大会的开幕式、闭幕式、专题讨论、小组讨论等过程进行了较大篇幅的报道,并重点介绍了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参会情况。在1950年代中苏友好的大背景下,中国对史学大会的关注与聚焦,与民国时期已有明显不同。

 

1956-1957年,中国学者何兆武、薛炼柔、克凡等连续在《史学译丛》上翻译了苏联学者关于《历史学家的国际组织》、《国外学者论加强国际科学联系的前景》、《国外通史书目概况》、《第11届国际历史学家代表大会的科学报告》等文章,从不同方面介绍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和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其中,何兆武的《第11届国际历史学家代表大会的科学报告》对大会的学术报告进行了系统梳理(《史学译丛》1957年第6期);《国外通史书目》则对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编写的《国际历史科学总目录》进行了认真评论,批评其“收录标准既不明确,又不能令人信服。”(《史学译丛》1957年第3期)1956年苏联历史学家弗..尼基甫洛夫为中国的有关高校做了《最近几年历史学科的新成就》,其中重点介绍了1955年在罗马召开的第10届大会(《历史研究》19567期)。

 

19564月,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意大利、法国、瑞士等国。当年6月,中国驻法大使馆举行招待会,据代表团成员何家槐(时任教于中央党校,后为暨南大学中文系主任)记载:“有一位著名的(法国)历史学家,再三委托我把他的友谊转达给中国历史学家,希望中法两国的历史学家能够加强联系,经常接触,并且希望中国有人参加国际历史枓学委员会,据说他自己就是这个委员会的顾问”。(何家槐《旅欧随笔》,中国青年出版社,1957年)法国是最早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近60年来,法国历史学家始终是中国加入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最真诚的推动者。

 

1957年,北京大学历史系张芝联在当年《历史研究》第6期撰文介绍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向史学界介绍了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以及19001955年召开的第1届至第10届大会的情况,该文关注的重点虽然仍在苏东社会主义诸国,但却明确指出了如下意义:“苏联和东欧人民民主国家的历史学家参加了19559月在罗马举行的第10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西方历史学家的第一次公开会晤”。

 

1961年第10期《国外社会科学文摘》发表丁义忠《第11届国际历史学家代表大会》一文,介绍了 1960年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的第11届国际史学大会各小组讨论的情况和论文主题。该文主要摘编于《美国历史评论》19611月号,匈牙利《历史科学》196034期,以及日本的《历史科学》等,反映了中国史学界关注视角的拓展。

 

    19627月张书生等翻译苏联史学家康恩《穷途末路的资产阶级历史哲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627月),对第10届、11届、12届、13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中资产阶级的史学方法进行了抨击,这也意味着中国史学界对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认知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这与中国这一时期日益封闭、日益紧张的政治环境正相吻合。此后,随着中苏关系的彻底破裂,以及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发生,中国大陆史学界除了极个别的报道外(如陆国俊译自《美国历史评论》196310月号的《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执行局举行会议讨论第12届代表大会议程》),对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关注,基本趋于消失。

 

    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陆象淦在《国外社会科学》第4期发表《国际史学家代表大会和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一文,较详细地介绍了前14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情况,指出1970年莫斯科第13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规模最大,达4000人(联合国公共行政全球网络亚太中心总编辑王建华在《历史学的奥林匹克》中认为准确的数字是3300人,见《国外社会科学前沿》第9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包括47个国家的代表。

 

    19793月,国际史学会主席、联邦德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埃德曼教授致信中国社会科学院,邀请中国历史学家参加将于19808月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的第15届国际史学大会。他说,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和崇高的国际地位,如果中国史学会参加国际史学会一定会受到普遍的欢迎。(埃德曼:Toward a Global Community of Historians: The International Historical Congress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Historical Sciences 1898-2000, New York and Oxford:Berghahn Books, 2005

 

齐奥塞斯库(1918年—1989年),长期任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政府首脑和共和国总统,是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国家体制的缔造者。齐奥塞斯库执政期间,一直与中国保持着十分亲密的国家和私人关系,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中国加入联合国、加入国际奥委会和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等几件国际大事上,齐奥塞斯库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1980年代,罗马尼亚在国际奥委会和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执行局中有较大的话语权,对中国加入这两个国际组织产生了直接的推动作用。据中国体育界元老何振梁回忆,中国加入国际奥委会时,因“两个中国”的问题迟迟不能解决,因而整个进程一度“停摆”。后根据齐奥塞斯库的指示和安排,罗马尼亚特使亲赴北京,提出“中国台北”这样一个为北京和台湾都能接受的概念,中国加入国际奥委会的工作方得顺利进行。加入国际奥委会和国际史学会,是1980年代中国走向国际的两个标志性事件,据说为这两项工作,齐奥塞斯库给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都打过电话。

 

■ 同年,罗马尼亚第15届国际史学大会组织委员会主席普楚里也先后向陆续到访的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王惠德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历史研究》杂志主编黎澍发出了同样的邀请。据黎澍转达罗马尼亚方面的意见是:“国际史学大会每100年才能在一个国家轮到一次,罗马尼亚十分重视,齐奥塞斯库总统将任大会名誉主席。中国历史非常丰富,应该在大会上得到反映,非常希望中国积极参加。”(张椿年《中外史学的交汇》,《中国史学会五十年》第639页,海燕出版社,2004年)

 

1979年,正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初期,来自德国和罗马尼亚方面的邀请受到极大重视。另外,由于中罗之间的特殊友谊,因而来自罗马尼亚的邀请,受到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甚乃更高层领导人的重视。此后中国参加第15届大会的相关工作也都是“根据胡乔木同志的指示”进行的。(张椿年《我与史学》,《史学史研究》2002年第4期)

 

1979年冬,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国社会科学院长胡乔木应邀赴罗马尼亚访问,齐奥塞斯库总统“在会见胡乔木时提出,1980年将要在布加勒斯特召开第十五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这是第一次在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举行这样的会议,希望中国给予支持,派历史学家代表团出席。”此次访问,为中国参加第15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张椿年《乘风破浪,走向国际——记中国史学会加入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和争办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经过》,载《我在现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王玉璞《刘大年与中国史学会》,载《中国史学会五十年》,第619页,海燕出版社,2004)

 

19804月,中国史学界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北京京西宾馆举行,胡乔木出席会议并发表长篇讲话。根据胡乔木的建议,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派遣以考古研究所所长夏鼐和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刘思慕为正、副团长的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参加第十五届国际史学大会的决定。参会的各项筹备工作由组建不久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具体负责。

胡乔木是19775月受命组建中国社会科学院并担任第一任院长,这对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社会科学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国家图书馆原馆长任继愈先生在回忆胡乔木推动中国社会科学研究时说:“作为有深刻造诣的理论家却要具备高度综合、概括的本领,能贯通多种学科,沟通学科之间的关系的理论家实在不多,应当说为数很少。乔木同志就是我国很少数的有通才卓识的一位。”

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期间,胡乔木为新时期中国历史学的发展做出了三项具有深远意义的贡献。

一是主持并参与了中共党史领域和国史领域的拨乱反正工作,中国史学会副会长李捷说:“胡乔木同志不仅是我们党内不可多得的理论大家、思想家,为我们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还是学问大家,为党的文献事业、党史研究工作、国史研究工作的开创者和领导者,他高度重视创建国史馆的工作,并对党的文献编辑与研究、中共党史研究、国史研究提出了许多富有真知灼见的思想观点。”国史研究所所长朱佳木称“胡乔木是国史编研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国史学界举办纪念胡乔木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光明日报》2012613日)

 

胡乔木(1912-1992),本名胡鼎新,“乔木”是笔名。1930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后转入历史系学习。1937年到达延安后,任中共中央青委委员,中国青年联合会办事处宣传部部长。19412月起任毛泽东的秘书、中共中央政治局秘书。1949年担任新华社社长、《人民日报》社长等,1977年后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首任院长、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名誉院长。

1941年,毛泽东看了胡乔木在《中国青年》上发表的有关“五四”运动的文章后,称赞不已,点名要他去当秘书。

1941年开始,直到毛泽东逝世长达35年,其中有20年可谓是形影不离。胡乔木十分佩服主席的雄才大略,而主席也极赏识他的学养和才干。

胡乔木敢说真话、敢于和主席争论,是中共党内皆知的。他们之间经常为一个问题会争得面红耳赤,有一次闹得主席很不高兴,愤然地说:“到底你是主席,还是我是主席?”又说:“我身边有个胡乔木,最能顶人,有时把你顶到墙上,顶得要死。”有些人说胡乔木在毛泽东面前言听计从唯唯诺诺,这其实不是胡乔木的性格。胡乔木是个喜欢独立思考的人,但组织观念又特别强,因此他一方面敢于向毛泽东、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提出不同意见,甚至与他们争论,但最后他都会按组织原则去办事。(孙晓平:《中共中央第一支笔:胡乔木在毛泽东、邓小平身边的日子》,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年)

图为1950年代胡乔木协助毛主席处理文件。

 

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长(1979-1985)时的胡乔木。

邓小平说:“乔木是我们党内的第一支笔杆。”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胡乔木尚未完全恢复政治身份,根据邓小平指示,急紧将胡乔木增补为中央委员,使他可以以中央委员的身份参会并负责起草全会决议。

基说:“乔木的道德文章确实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你所知道的东西他都知道,而他知道的东西,你看不到边。”

钱钟书、季羡林、任继愈、吕叔湘共同的说法是:“乔木同志是所有正直的知识分子的朋友。”

胡乔木晚年虽然是中央书记处书记,但他本人最钟爱的职务却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而他一生中钟爱不渝的学科则是“历史学”。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30周年时,胡乔木为刘少奇起草了题为《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的报告,毛泽东审阅后几乎一字未改,决定以胡乔木个人名义在《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人们才知道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还是一位史学大家。胡乔木晚年还曾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主任委员,他填写的学术领域职务是“党史学者”。胡乔木治史崇尚客观、沉潜,他的名言是“愤怒出诗人,但不出历史学家。”

 

二是恢复了中断10余年的中国史学会。198048日至12日,中国史学会第二届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胡乔木在开幕式上就历史研究的若干问题发表了长篇重要讲话。他在讲话的最后说:“我在社会科学院举行的几次会议上曾经提出过一个口号,就是我们的社会科学院应当成为党和政府的忠实的得力的助手。所谓做助手,不是意味着做应声虫。如果要做应声虫,那就不需要科学,不需要社会科学院这样的机构,也不需要社会科学家的存在了。……历史学家是历史的研究者,同时也应当是历史的促进者。我想,我们应当这样来看待科学和政治的关系。这样做,我们既不会对不起我们所从事的历史研究工作,也不会对不起我们所献身的社会主义政治。我们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们完成了历史所赋予的光荣使命。”(《胡乔木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

三是推动中国史学会加入国际史学会,并直接部署安排中国参加布加勒斯特的第15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相关事宜。改革开放之初,胡乔木同志就提出,中国历史悠久,历史学科在国际文化交流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因而应该在对外开放方面发挥先导和示范作用。他在这方面倾注了大量心血。在布加勒斯特大会之前,他亲访罗马尼亚,回国后即安排部署中国参会的工作。

在以上三项中,中国史学会的恢复和参加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又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两件大事。因为1979年访问罗马尼亚回国后,胡乔木就汇报中央和国务院,确定了中国史学家参会的方针。“乔木同志的意见,以中国史学会的名义组团出席为好,但中国史学会已经停止活动多年,应尽快重建。乔木同志委托梅益同志、大年同志负责重建中国史学会的工作。”(王玉璞《刘大年与中国史学会》,载《中国史学会五十年》,第619页,海燕出版社,2004年)

 

19805月,国际史学会主席埃德曼偕夫人来华访问,夏鼐、刘思慕、张椿年等代表中国史学会与他进行了多次会谈。埃德曼教授对中国史学会将派代表团出席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给予髙度的赞扬,他说,如果中国不是国际史学会的成员,国际史学会就失去了“国际”的意义。(埃德曼:Toward a Global Community of Historians: The International Historical Congress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Historical Sciences 1898-2000, New York and Oxford:Berghahn Books, 2005

 

1980810日至17日,以夏鼐为团长、刘思慕为副团长、张椿年为秘书长的中国代表团作为观察员出席了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第15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代表团成员共13人,其中来自社会科学院各研究所的7人、大学3人、军事科学院3人。

15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名单:

  :夏鼐

副团长:刘思慕

秘书长:张椿年

  :瞿同祖、孙毓棠、吴于厪、林志纯、张芝联、丁伟志、李际均、傅吉庆、吴春秋、陆象淦

  :李家骅

15届大会的参会国家达67个,参会代表为2600人。在大会的开幕式上,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向大会致了贺词。在大会开幕式上,当大会主席宣布中国代表到会时,“全场与会者起立鼓掌,整个会场响起了‘中国!中国!’的欢呼声,情景十分感人!”(《中国史学会五十年》第528页,海燕出版社,2004年)

中国代表团向大会提交了8篇论文。其中在有关会上宣读的有:夏鼐的《中世纪中国和拜占廷的关系》、刘思慕的《中国抗日战争的宣传工作》、张芝联的《改良还是革命:晚清中国思想界对法国大革命的反应》等3篇论文。

 

1982915日至20日,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在巴黎举行执行局会议,40个国家的史学会代表和25个分支机构的代表出席,会议正式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尼日利亚、肯尼亚等国家的史学家组织为国际史学会新成员。(埃德曼:Toward a Global Community of Historians: The International Historical Congress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Historical Sciences 1898-2000, New York and Oxford:Berghahn Books, 2005

 

   

张椿年,1959年毕业于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历史系,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所长,中国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1980年、1985年、1990年、1995年、2000年连续五届任中国出席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代表团秘书长。

他在回忆1980年中国参会时说:因为中国史学会还不是国际史学会的成员,所以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大会。1980年的国际形势是,冷战仍在进行,中苏还处于对立状态。此外,我们对大会将如何召开也不很了解,所以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宦乡经常和夏鼐、刘思慕一起研究活动方案,中国社会科学院外事局把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出席国际史学大会当作头等重要的外事活动,倾全力协助代表团做好准备工作。

 

    198476日至13日,应中国史学会的邀请,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秘书长阿维勒夫人访问了北京。国务院总理赵紫阳76日下午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了阿维勒夫人。赵紫阳强调“学者之间的交流很重要,能增进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中国社科院院长马洪,历史学家胡绳、夏鼐、刘大年和法国驻中国大使马乐参加了会见。《人民日报》配发大幅图片报道了这次会见(《赵紫阳会见巴黎大学校长阿尔韦纳夫人》,《人民日报》198477日)。随后,以中国史学会执行主席刘大年为首的中国历史学家同阿维勒夫人进行了工作会谈。会谈的重要议题就是中国正式参加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参加会谈的中方史学家有刘大年、季羡林、戴逸、林甘泉、李侃、余绳武、齐世荣、庞朴、张广达、张椿年等”,“中国史学家认为,国际史学会秘书长访华圆满成功,将大大促进中国史学会和历史学家同国际史学会的联系,十分有助于中国代表团在十六届大会上顺利地进行工作。”(《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秘书长阿维勒夫人访华纪要》,《中国史学会五十年》,第534页,海燕出版社,2004年)

 

阿维勒夫人(Helene Ahrweiler),法国历史学家,“在法国史学界享有崇高地位”。1982年被法国总统密特朗任命为巴黎科学院院长和巴黎第一大学校长,1980年至1985年任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

关于19847月的这次“会谈”,张椿年回忆说:我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外事局卢晓衡与阿维勒夫人就“纪要”,从内容到措辞进行了认真的斟酌。至今我还记得她戴着老花眼镜仔细推敲“纪要”的样子。“纪要”的主要内容有以下几点:在大会的开幕式上宣读中国史学会加入国际史学会的决议;刘大年以中国史学会执行主席的身份致祝词;阿维勒夫人将努力安排中国学者在有关的专题讨论会上宣读本人的论文摘要。“纪要”的内容在后来的大会进程中一一得到实现,反映了国际史学会对中国的重视,这也是阿维勒夫人留给中国史学会的一份深厚情谊。因为会谈时,第16届国际史学大会的议程已经议定并经国际史学会理事会通过,为使“纪要”得到落实,阿维勒夫人必须对大会的议程做出适当的调整。

林甘泉,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历史所研究员。1949年肄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参与郭沫若《中国史稿》的编撰工作。1956年在《人民日报》发表《关于中国历史上奴隶和封建制分期问题的讨论》,随即被译为英文、日文,产生广泛国际影响。曾任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所长。19851990年出席第1617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

 

■ 作为出席第16届大会的主体筹备工作,代表团对提交16届大会的论文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严肃认真的讨论”,涉及到的论文有《论历史研究的对象》(刘大年)、《商人与佛教》(季羡林)、《论秦汉封建国家的农业政策》(林甘泉)、《中国历史上的犹太教和犹太人》(高望之)、《古代欧亚的内陆交通》(张广达)、《作为军事防御线和文化会聚线的中国古代长城》(金应熙)、《论中国抗日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地位和作用》(齐世荣)、《关于中国抗日游击战争》(华庆昭)等。季羡林是老一辈史学大家,其余史学家如刘大年、林甘泉、齐世荣等,当时多为中壮年学者,不但学术功底厚实,而且政治责任心和分寸感极强。如林甘泉提交的论文为《论秦汉封建国家的农业政策》,其副标题是“关于政治权力与经济发展关系的考察 ”,在文章开头一段即强调:“政治权力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是历史学中一个经常引人深思的课题。唯物史观的重大贡献就在于,它在承认经济、政治、思想诸因素交互作用的同时,指出政治和思想的发展都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第十六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中国学者论文集》,中华书局,19857月,208页)这本论文集的序言是由刘大年执笔完成的,是学界公认的政治与学术完美结合的典范之作。

 

以下为论文集“序言”中的一些片段,其思想的深度与表述的智慧具有穿越时空的独特魅力:

1985年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因此,“反对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是这次大会最重要的一个课题。历史学者们对于这个课题给予高度的重视,其理由是显而易见的。

……

现在人们通常把193991日希特勒侵入波兰,看作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日子。从欧洲来看,那里从此爆发了全面战争。这合乎事实。但是那也不足以准确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日子,因为它不但排除了在那以前中国、埃塞俄比亚和西班牙人民的巨大斗争,也没有把苏联、美国这两个大国包括进去。谁都知道,苏联、美国参战,都是在那以后几年的事。中国从193777日卢沟桥事变起,展开了连续八年的全民族的抗日战争。惊天动地,伟业空前。没有中国的抗战,就没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在亚洲、东方的胜利。战争期间,反法西斯阵营有过“先欧后亚”论或“先亚后欧”论的讨论。不论哪一种主张,都没有认为亚洲、中国的斗争可以忽视。所以,研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不充分估计到中国的地位,是不可取的。

……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长期反侵略、反压迫斗争的力量和意志的总汇。它的胜利是全民族爱国力量共同斗争、共同努力取得的。这些爱国力量包括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和一切关怀祖国命运的炎黄子孙。研究抗日战争的历史,就是研究他们共同斗争的历史。他们有共同的过去,也应当有共同的未来。抗日战争不止在中国历史上有极大的重要性,在日本历史上也有极大的重要性,就象以前日本报纸上说过的:“历史是伟大的教师。”中日两个国家、两国人民都可以而且完全应该从中日战争的历史学到非常重要的东西,世世代代在睦邻友好的道路上走下去。这是中日两个国家、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

    1985825日至91日,以刘大年为团长、季羡林和莫阳为顾问、张椿年为秘书长的中国代表团一行20人出席了联邦德国斯图加特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其中,山东大学历史系刘明翰教授以山东省史学会和山东大学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大会。

 

以下为论文集“序言”中的一些片段,其思想的深度与表述的智慧具有穿越时空的独特魅力:

1985年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因此,“反对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是这次大会最重要的一个课题。历史学者们对于这个课题给予高度的重视,其理由是显而易见的。

……

现在人们通常把193991日希特勒侵入波兰,看作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日子。从欧洲来看,那里从此爆发了全面战争。这合乎事实。但是那也不足以准确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日子,因为它不但排除了在那以前中国、埃塞俄比亚和西班牙人民的巨大斗争,也没有把苏联、美国这两个大国包括进去。谁都知道,苏联、美国参战,都是在那以后几年的事。中国从193777日卢沟桥事变起,展开了连续八年的全民族的抗日战争。惊天动地,伟业空前。没有中国的抗战,就没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在亚洲、东方的胜利。战争期间,反法西斯阵营有过“先欧后亚”论或“先亚后欧”论的讨论。不论哪一种主张,都没有认为亚洲、中国的斗争可以忽视。所以,研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不充分估计到中国的地位,是不可取的。

……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长期反侵略、反压迫斗争的力量和意志的总汇。它的胜利是全民族爱国力量共同斗争、共同努力取得的。这些爱国力量包括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和一切关怀祖国命运的炎黄子孙。研究抗日战争的历史,就是研究他们共同斗争的历史。他们有共同的过去,也应当有共同的未来。抗日战争不止在中国历史上有极大的重要性,在日本历史上也有极大的重要性,就象以前日本报纸上说过的:“历史是伟大的教师。”中日两个国家、两国人民都可以而且完全应该从中日战争的历史学到非常重要的东西,世世代代在睦邻友好的道路上走下去。这是中日两个国家、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

 

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名单:

  :刘大年

  :季羡林、莫阳

秘书长:张椿年

  :李侃、林甘泉、余绳武、丁伟志、金应熙、齐世荣、刘明翰、蔡祖铭、鲍世修、张

广达、高望之、陈之骅、华庆昭、潘人杰、黄其煦

  :曹大鹏(副秘书长)

16届大会的参会的国家53个,参会代表3000余人(据《南德意志报》198594日报道。中国代表团关于此次会议的总结报告则谓61个国家2200人)。联邦德国总统魏茨泽克出席开幕式并致辞,突出强调了“德国统一”和“全德意志精神”(齐赫文斯基《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历史问题》1986年第1期,参见陈之骅《苏联学者谈第十六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世界史研究动态》1986年第8期)

 

刘大年(1915-1999),1936年肄业于长沙湖南国学专修学校。1938年赴陕北进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建国后任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编译局副局长、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长期协助范文澜主持近代史研究所工作。1978年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1980年兼任中国史学会执行主席。

1985年刘大年率团出席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与他一起参会的李侃(中华书局总编辑)回忆说:“刘大年是党内一位马列主义理论水平很高,颇有见地的历史学家。这次随他出访才知,大年不仅理论水平高,对中国古代文化特别是经学、史学都有很好的修养,记得当年负责二十四史的赵守俨曾对我说过,在参加整理二十四史的专家中,刘大年的水平很高。当时我还将信将疑,此时才深信不疑。”(李侃《中国史学会琐忆》,载《中国史学会五十年》第635页,海燕出版社,2004年)

 

中国向大会赠送了《第十六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中国学者论文集》,季羡林等人在大会上宣读了论文摘要。

   季羡林的《商人与佛教》,通过论证古代印度商人与佛教的关系,阐明了佛教的经济基础和背景。齐世荣的《论中国抗日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地位和作用》,充分论述了中国抗战对二战胜利的重大贡献。华庆昭的《关于中国抗日游击战争》考察了中国抗日游击战争的地位及根据地的建设和作用。高望之的论文《中国历史上的犹太教和犹太人》由课题主持人介绍了要点。余绳武、金应熙、张广达、陈之骅分别在有关的课题讨论中阐述了自己论文的要点或作了专题发言。

 

季羡林(1911-2009),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新中国的第一批历史学一级教授,也是北京大学唯一的终身教授。早年留学国外,精通英、德、梵、巴利文,尤其精于吐火罗文,是世界上仅有的精于此语言的几位学者之一。

1985年作为中国代表团顾问出席斯图加特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

季羡林曾在德国留学10年,故此次参会,受到德国方面特别关注,德国电视台对他进行了专访,并与团长刘大年一起应邀出席德国总统的招待会。在德国总统的招待会上,季老本来兼有刘大年翻译的“任务”,但因碰到的“需要寒暄的德国熟人太多”,遂由苏联的史学泰斗齐赫文斯基主动担任了刘大年与德国总统对话时的“临时翻译”。(张椿年《乘风破浪,走向国际——记中国史学会加入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和争办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经过》,载《我在现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 出席第16届大会的中国学者,除大陆史学家组成的中国史学会代表团是以“国家会员”的身份参会外,中国台湾也有两名学者是以个人身份参会的。在会议名单上,两名台湾学者曾冠以“中华民国”的字样,经刘大年、张椿年等交涉后,大会依据“一个中国的原则”,对此做了妥善处理。

 

■ 在16届大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上,刘大年都应邀代表中国史学家致辞,这是以往少见的“破格”安排,显示了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对中国的重视。刘大年在闭幕式的致辞中说:

“中国历史学者作为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的成员出席大会,这还是第一次,对于今后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的工作,我们将努力作出自己的贡献。如各位所知,中国历史学以传统悠久著称,近半个世纪以来更有崭新的发展。人们对历史的认识和历史本身一样,在不断前进,我们深知必须广泛寻求知识,来推进自己的工作。我们国家奉行独立自主、对外开放的政策,我国历史学研究者永远珍视与各国同行们的友好情谊,并且寻求不断增进这种友好情谊。本届大会的举行,正值世界人民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为争取世界和平而斗争之际,会上宣读了不少关于这个主题的极有价值的论文。世界需要和平,中国需要和平。把我们参加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活动的目的与希望用一句简短的话来表达,那就是:知识、友谊与和平。”

这一致辞,坦诚而又深刻地表达中国史学家的价值理念,展示了中国马克主义史学家的国际形象,受到各国史学家的欢迎与好评,“获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张椿年《中外史学的交汇——记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参加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历程》)

 

出席第16届大会的中国代表团“为了给国家节省外汇,住在—个乡村小客栈中,进城开会乘公共汽车;刘大年因旅途劳顿,到了国外就生病,自己掏钱买药吃,以致囊空如洗,回国途中想买支圆珠笔也感到拮据。但他们还是特别参访了马克思故居。”(上图)右起刘大年、季羡林、张椿年、丁伟志、潘人杰。

出席第16届大会的中国大陆史学家代表团合影。

 

■ 依据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惯例,第15届、16届大会召开的同时,国际军事史大会也同时在罗马尼亚和德国举行。1980年李际均、傅吉庆、吴春秋等军事科学院的军史专家做为中国史学家代表团成员出席了第15届大会;1985年,莫阳、潘人杰、黄其煦三位军史专家做为中国史学家代表团成员出席了第16届大会。他们先期到达德国,出席第10届国际军事史学术讨论会,在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开始后,即与代表团一起活动。“他们接触了大批外国军史学家,进行了广泛的交往和学术交流。”(《参加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中国学者代表团工作总结》,《中国史学会五十年》,海燕出版社,2004年)

 

■ 第1516届大会“标志着中国史学界结束了与国际史学界彼此隔绝的状态”(于沛《中国史学理论研究三十年:19782008》,《社会科学战线》2008年第2期),对国际政治的整体格局也产生了影响。

如果说1970年代的“乒乓外交”带动了中美关系的解冻,那么1980年代中国史学家参与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则导致了中苏紧张关系的缓解。15届大会时,中苏代表互不交流,形同陌路,但双方却承诺并做到了在会议上“互不攻击”;16届大会的前一年(1984年),中国方面有意识地翻译了《齐赫文斯基答<近代史与现代史>杂志问》,这是齐赫文斯基为参加第16届大会而接受的一篇专访,详细阐释了“苏联参加这一国际盛会的意义”和苏联史学家代表团在这一盛会上“要达到的伟大目标。”这篇文章尽管有一些大国沙文主义的“苏联特色”,但中国方面仍然公开译载了这篇文章。中国的译载,与16届大会上刘大年致辞中的“世界需要和平、中国需要和平”、“知识、友谊、和平”等等所传达的理念是一致的,也深深打动了苏联历史学家。中国历史学家的开放、自信,很好地表达了中国的开放政策,“各国学者多半赞扬中国开放政策好,他们利用会议间隙,同我们频繁接触,并询问我国的有关情况。”(刘明翰《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在联邦德国召开》,《文史哲》1986年第1期;李君锦译:《齐赫文斯基答<近代史与现代史>杂志问》,《国外社会科学》1984年第9期)

 

■ 第1516届大会对中国国内的史学发展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国外史学家研究的领域比较广,跨学科的课题在大会上大量出现,而且往往是与现实相关的。例如第一重大课题‘印度洋’,便是综合性的。方法论第二课题‘电影与历史’,是边缘性的。至于断代、圆桌会议和各委员会组织的课题,跨学科的便更多了,如‘凯恩斯以来’、‘革命与法律’等。有些课题与科学技术密切结合,如‘十八世纪以来的技术革新,变革的因素’、‘生态学、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史学刊物与新技术’等。特别是近现代课题‘一百年来道路交通的汽车化及其影响’,受到了各国学者的重视。这一课题除主报告外,还由欧、亚、非、美四洲的学者提出了十五篇论文,探讨汽车发明一百年来对各国社会、经济、生活方式和人民思想感情的巨大影响,这既是一个综合学科,又是一个与现实密切结合的课题。第二重大课题‘异邦人的形象’是另一个这样类型的课题,它探讨从到今各国社会对外来移民、少数民族及与本社会格格不入甚至不同政见者的看法。这一课题涉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民族学、宗教学等多种学科,而且具有现实的意义。还有一类课题是与现实国际政治密切相关的,如‘历史学家与保卫和平问题’、‘核时代中的妇女与和平运动’等等。国外历史科学研究的领域所以比较宽阔,研究课题所以比较有生气,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历史学家注意把历史上的问题同社会生活中提出的新问题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张椿年、陈之骅、华庆昭《开拓新领域,研究新问题——出席第十六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有感》,《世界历史》1986年第1期)

“分析一下这次大会(指16届大会)的讨论课题,可以说,它和1980年的第15届大会一样,令人突出的感受到,当前史学界的主要趋势是:高度重视方法论,因受学科相互渗透而扩大题材,在研究选题中日益重视密切联系现实生活的课题。”(张广达《当代史学研究的趋势》,《北京社会科学》1986年第2期)

“了解国外的史学理论和方法十分重要。这次大会突出讨论的马克斯•韦伯方法论,我国学者知之甚少。大会有的重要课题如‘山脉、河流、沙漠、森林是障碍物还是会聚线’,明显地受到年鉴学派的影响,对于这类影响较大的学派,我们的研究很不够。为加强对外国史学理论、方法的信息收集和研究工作,可考虑选派学有根底、外语过关的优秀中、青年史学工作者专门出国在这方面进修。”(《金应熙谈第十六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广东社会科学》1985年第4期;《出席第十六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总结报告》,载《中国史学会五十年》第500页,海燕出版社,2004年)

此后中国史学界开展的有关跨学科的综合研究,有关马克斯•韦伯的研究,有关年鉴学派和环境史的研究,以及优秀中青年史学家的出国访学等,基本上是由这两次大会开启端绪的。(于沛《中国史学理论研究三十年:19782008》、《社会科学战线》2008年第2期;陈启能、姜《格奥尔格伊格尔斯与中国》,《山东社会科学》2007年第1期)

 

■ 第15届、16届大会之后,中国作为具有人类悠久文明的“史学大国”,是否也应该争取举办一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问题,逐渐提到了议事日程。自1900年大会创始以来,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从未在亚洲国家举行过,因而如能在中国举办大会,不但成为“中国史学界共同的期待”,也成为国际史学界乃至世界各国共同瞩目的大事。

 

李际均(左),1950年入伍,参加过抗美援朝。曾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1988年被授予陆军中将军衔。学术领域为军史与战略学,任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孙子兵法学会会长。

莫阳(右),中国人民解放中资望极高的老一代军史工作者。1936进入延安抗大学习,曾任叶(剑英)帅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军事百科编研室主任等。1988年离休。

 

山东大学刘明翰教授参加了第16届大会后即刊文“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能在中国开一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文史哲》1986年第1期)。此后,申办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渐成史学界共识,直至2010年,“我国成功地争取到2015年在中国山东济南(山东大学)举办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荣誉和机遇,这充分表明国际历史学界对中国的重视和信任。”(王建朗《2015:中国史学界的期待》,《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1228日;张伟伟《迟来的历史研究全球化》,《社会科学报》,20101125日)

谢尔盖列奥尼多维奇齐赫文斯基(Тихвинский,СергейЛеонидович),1918年出生于俄罗斯,苏联科学院(现俄罗斯科学院)院士(1981年),举世公的俄罗斯汉学界泰斗。其《19世纪末中国维新运动》(1953)和《孙中山的外交政策观点与实践》(1964),被认为是里程碑式的研究著作。2013年齐赫文斯基被授予“世界中国学贡献奖”。齐赫文斯基也有丰富的从政经历;19391940年驻乌鲁木齐副领事,19461949年驻北京总领事,19491950年驻华大使馆参赞。194910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期间,齐赫文斯基以苏联驻北平总领事和苏联驻华使馆临时代办的身份,参与了苏联承认新中国政权的全部过程。19801986年任苏联外交学院院长。曾参加过第11届至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

张椿年回忆与齐赫文斯基在第16届大会的交往时说:大会期间,东道主联邦德国开了一个小型的招待会,限于国际史学会的主席、秘书长、国际史学会理事会的理事和大会组织委员会主席参加,但是特地邀请了刘大年和季羡林同志,联邦德国总统亲切地向他们问候致好。国际史学会的理事、苏联代表团团长齐赫文斯基主动地充当了刘大年同志的翻译。回忆五年前在布加勒斯特的大会上,罗马尼亚安排中国和苏联代表团坐在会场最前面二排左右的位置上,中间只隔开一条人行过道,我曾清清楚楚地看到齐赫文斯基与他的夫人坐在苏联学者之间,虽然相互知道对方,但在当时的国际情势下,双方视同陌路。而现在两国学者终于又走到了一起。(张椿年《中外史学的交汇——记中国历史学家代表团参加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历程》)

张广达,北京大学教授。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1985年出席第16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

 

陈之骅,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1959年毕业于苏联列宁格勒大学。1985年、1990年出席第16届、17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

 

这一“荣誉和机遇”显然也同样是由1980年代开启端绪的,正如著名西方史学史专家张广智所说:“我国新时期以来,改革开放的浪潮,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史学走向世界的进程,中国参加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愿望,更是显得十分迫切。早在1980年,中国就以观察员的身份派代表参加了第15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1982年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正式接纳中国为该会的会员国,中断了44年的文脉终于又连接了。自1985年开始,在斯图加特、马德里、蒙特利尔、奥斯陆、悉尼、阿姆斯特丹,总之,无论在欧洲还是北美,抑或澳洲,每5年一届的‘历史学的奥林匹克’会上,都可以见到中国历史学家活跃的身影。更令人期待的是,2015年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将落户在我国山东济南。”(张广智《1938年:中西史学交流史的一页——胡适与“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学术研究》2013年第10期)

                                                                                                     

责任编辑:吕冬青

 

首 页   |   本刊首发   |   学界动态   |   学术集成    |   历史学人   |   读书   |   史学大会   |   图志   |   本刊往期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历史评论网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 电话:联系电话:0531-88364974 88364067  传真:0531-88564974 邮箱:chr@sdu.edu.cn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中心校区知新楼历史文化学院)   技术支持:天下畅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