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历史评论网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电话:0531-88364974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集成
关于我们
  简 介              
  编委会            
      编辑部                
 征稿函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 省发改委与本刊举行会谈,讨论...
 · Official Journ...
 · 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官方...
 · 《中国历史评论》2016年第...
 · 《中国历史评论》编委会主任张...
 · 李炳印在省图“大众讲坛”举办...
 · 王育济教授出席山东省社科联座...
 · 谭世宝《马交与支那诸名考》新...
 · 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哲...
 · Official Journ...
投票调查
 
   学术集成  
理解炼丹术的7个关键词

发布日期:2015-6-22    作者:陈国符、姜生等著 韩吉绍整理    来源:《中国历史评论》第五辑    阅读次数:1356

【导言】 “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一粒金丹吞入口,我命由我不由天。”炼丹术曾是人类多么豪壮的一个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人类持续努力了千余年的光阴。“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杜甫《赠李白》)在那个黄金时代,炼丹术是一门时髦的高科技,达官贵人布衣隐者等无不心向往之,从东土到西土,到阿拉伯,到欧洲,到处可见忙碌炼丹者的身影。在这个过程中,多少人飞黄腾达,多少人无辜受害,多少荒诞冠冕堂皇,多少理性茁壮成长,人们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回味,炼丹术很快成为过眼云烟。近代以来,人们往往只看到街头巷尾衣衫褴褛耍着骗人把戏的江湖术士,读见小说中道貌岸然实则居心叵测的牛鼻子道士,而对炼丹术在历史上的本来面目恍如隔世般一无所知,似乎它果真如某些新文化运动健将所描绘的那样只是一具封建迷信结成的怪胎,人人欲除之而后快。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不自觉地陷入到严重的辉格式观念中。

炼丹术虽然早已不复存在,但在人类文明史上,它是一个曾经长期存在的重要文化现象,很多文明区域均曾出现过,并对各自地区的科学技术以及政治、文化、社会等产生过相当大的影响。尽管由于近代科学的出现和进步,炼丹术早已声名狼藉,但我们不能否认,在科学史和文化史上它曾是一个母系统,孕育或滋养了多种学科知识,世界各地炼丹术概莫能外。对于这样的文化现象,我们不应过河拆桥,用今天的科学眼光去苛责或贬低它,更不应歧视它,而应当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去评价其功过。 

【一】概念:什么是炼丹术

【二】理论:炼丹术的逻辑基础

【三】比较:世界其他地区的炼丹术

【四】仙道:道教为什么要炼丹

【五】丹毒: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

【六】贡献:炼丹术对古代科技影响极大

【七】火药:炼丹术最重大的发明

【八】牛顿:最后的炼金术士

【编稿随笔与图文互动】 葛稚川移居图/ 《神农本草经》截图/ 丹鼎图/ 西方炼金术图像/ 陶弘景像/ 何家村出土唐代炼丹器具和药物/ 李约瑟/ 早期炼丹术研究代表作/ 《真元妙道要略》截图 /

一、概念:什么是炼丹术

陈国符(现代著名学者,先后担任过西南联大、北京大学和天津大学教授):东晋葛洪《抱朴子》有《金丹篇》,但未释金丹之义。国符以为:丹即丹砂,即红色之硫化汞。金丹者,丹砂而可制黄金(药金)者,如黄帝九鼎神丹等金丹,皆可制黄金(药金)。金丹作法,须用飞炼。所谓飞者,即简单之升华;或数物加热至高温,同时所得产物,即行升华也。此种黄金,为黄色物,自汉至晋认为与真黄金相同。至唐初,称此黄金为药金,并知识别药金与真黄金之法。黄白者:《汉书•艺文志》著录《泰壹杂子黄冶》三十一卷。晋灼曰:黄冶,铸黄金也,道家言冶丹砂变化可铸作黄金也。《抱朴子•黄白篇》曰:“黄者,金也。白者,银也。古人秘重其道,不欲指斥,故隐之云尔。或题篇云庚辛。庚辛亦金也。”最初金丹黄白本无分别,其后始有专制黄白,不用以服食而以谋利者。金丹至唐代通称外丹。唐人撰《通幽诀》曰:“气能存生,内丹也。药能固形,外丹也。”(《道藏源流考》,中华书局,1963年,第370

赵匡华(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炼丹术是中国古代自己独立发展起来,并流行了很久的一种方术。它的手段和目的是试图以自然界的一些矿物(偶尔也用到某些植物)为原料,通过人工的方法(即化学加工)制造出某种性质神异的药剂(称之为神丹大药),人服了它可致长生不死,甚至羽化成仙。炼丹术一般可分为炼丹和炼金两部分,但按照中国早期炼丹家的信念,神丹一旦炼成,既可服饵长生,又可点化汞、铜、铅等金属为黄金、白银;而人工以药剂点化成的金、银,则又可作为长生药(当然后世的“点金家”则完全以发财致富为目的了)。所以中国古代的炼丹术与炼金术是密切相联系着的,或者说是一个统一体,初期时的目的是相同的。因此有人认为把中国炼丹术称之为“金丹术”就更确切些。(《中国科学技术史化学卷》,科学出版社,1998年,第224

韩吉绍(山东大学副教授):中国炼丹术包含金丹术和黄白术两种传统,金丹术主要是用金石矿物炼制长生不死药,黄白术则主要是用普通金属制作伪金银,其中前者为主,后者为辅,而共同以神仙思想为纲。唐宋之际,内丹术异军突出,其后金丹黄白常被称为外丹,以示与内丹区别。我们今天所谓的炼丹术,若无特别说明均指外丹。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中国炼丹术的内涵并非一成不变。在金丹与黄白的关系方面,最初二者完全融合在一起,其后很快分流,黄白术后来与神仙思想又渐行渐远。在功能方面,早期时金丹大药仅用于成仙不死,或者延年长生,后来出现医药化倾向,功能趋于多样化,并与中医方剂学建立起密切关系。黄白术因为和神仙思想密切相关,因此不可将其与民间的一般造伪金活动相混淆,尽管它们在技术上有密切联系,但后者与长生观念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黄白术的范畴即便仅在技术上也绝不仅限于制造伪金银,还包含很多与炼丹有关的金属技术和一些实用冶金工艺,它在很多方面与世俗冶金行业息息相通。黄白术很早就出现世俗化倾向,历史上冀望用其发财致富的野心家屡见不鲜,很多民间的造伪金银活动都源出于此。无论金丹术还是黄白术,其用药均以金石为主,但也使用草木药、动物药等。笼统而言,唐以前草木药的使用较少,且主要起辅助作用,唐以后增多,用途和地位都有很大变化。总之,中国炼丹术是一个非常庞杂宏大的文化体系,融宗教、化学、药物学、冶金学、矿物学、植物学等多门学问于一身。(《“交”相辉映:道教炼丹术与中外文化交流导言》,中华书局,2015年出版

二、理论:炼丹术的逻辑基础

赵匡华:天然的金石矿物为什么在丹鼎中可以被修炼成神丹,品质低贱的锡铅为什么能点化成金银?方士们怎么会相信这种尝试会获得成功?这是中国炼丹术中一个饶有趣味的问题。诚然,神仙思想是个因素,但不是主要的,更重要的则是在他们关于金石物质在自然界中发生演变的认识中还流行着如下一种见解:宇宙中的金石物质随着时间的推移,都自然地朝着自我完善的方向转变。我们可以试把这种想法呼之为“金石自然进化论”。炼丹家们并认为某些物质在自然界中长期吸取日月之精华可以逐步实现向黄金,甚至向自然还丹的转化,只不过岁月十分漫长。

中国方士们在这种思维过程中产生了一个非常革命的思想,就是人为地创造一种环境,使这种自然进化的速度加快。在他们看来,金属冶炼就是实现了这种可能性的有力凭据。于是他们相信,把金石药物放在丹鼎中,靠着阴阳的配媾,仿照天地造化的原理,辅之以水火相济的促进,便可以极大地加快这些进程,这也就是炼丹术的奥妙和威力……

基于这种想法,那么丹鼎在炼丹家看来就是一个缩小的人工宇宙。所以《丹房奥论》说:“一鼎可藏龙与虎,方知宇宙在其中。”他们设想,药物在鼎中一日可相当于在世俗环境中过了许多年……也是基于这种设想,丹家对于丹鼎、坛炉和炼丹火候往往也是模拟他们理解的大宇宙来设计和掌握。(《中国科学技术史化学卷》,科学出版社,1998年,第324-327

容志毅(广西民族大学教授):《参同契》为了解释自然界中的金石矿物药何以能够在丹鼎内烧炼成不死成仙的还丹,发挥了京氏《易传》思想和董仲舒天人感应原理以及阴阳、五行、三才、四象、八卦、天文律历等理论,认为修丹与天地造化是同一个道理,天道与丹道是相通的,进而将丹鼎视作一个小宇宙,以应自然界的大宇宙。以小宇宙的药物,应大宇宙的日月星辰;以丹鼎内药物的烧炼变化,应自然界万物阴阳五行的运作。

药物的烧炼离开了丹鼎便无法进行,正如众卦没有了乾坤二卦便无以为卦一样,故云“乾坤者,易之门户”。将铅、汞二药置于丹鼎内,然后置猛火于其下,则药物升华之气自然会“神气满室”,在丹鼎内上下轮转。此即“坎离匡郭,运毂正轴”之象。而丹鼎和药物是炼丹的基础,它们又包括了阴阳变易之道,其中鼎上为阳,鼎下为阴,铅药为阳,汞药为阴,故乾坤坎离四卦如同橐籥一样。但仅有丹鼎和药物还炼不成还丹,还需要用火,这便有了丹鼎火候之说。炼丹时的用火规矩也是依自然历律的度数决定的,即所谓的“数在律历纪”。一月三十日,五日为一节,一月共六节,此即“月节有五六”。运火要依据一月之中日辰的变化,此即“经纬奉日使”。一日分昼夜,一月之昼夜共六十,相当于六十卦,此即“兼并为六十,刚柔有表里”。可见《参同契》是将历律的月日昼夜之度数与六十四卦相对应,用来解释药物在鼎内的全部变化过程的。

丹鼎既已营造完毕,则鼎内药物的选择便成了头等重要的大事。《参同契》极力推崇铅汞为炼丹至药,将汞尊为七十二石之首,铅列为“五金之主”,只有以铅汞的至尊至贵之象,才能激荡感应二十四气,才能成为烧炼还丹的灵宝大药。丹鼎内一旦置入铅汞,也就获得了自然中最具灵气的药物。以此灵宝大药炼丹,极易与天地相感,使自然宇宙的造化之功凝聚在丹鼎小宇宙中。这是一种空间浓缩效应。

丹鼎小宇宙对自然大宇宙的模拟是多方面的,尽管《参同契》未给出较为具体的描述,但在后来的道教炼丹书中,尤其是唐代的道教炼丹书中却有较详细的描写。重要的是,唐代道教炼丹术实与《参同契》有因袭的关系,这点对于了解《参同契》关于丹鼎小宇宙的论述是有帮助的。《九转灵砂大丹资圣玄经》说:“鼎有三足以应三才,上下二合以象二仪,足高四寸以应四时,炉深八寸以配八节,下开八门以通八风,炭分二十四斤以生二十四气。阴阳颠倒,水火交争,上水应天之清气,下火取地之浊气。”(详见姜生、汤伟侠主编《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汉魏两晋卷》,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353-355

三、比较:世界其他地区的炼丹术

李约瑟(英国著名汉学家):制作赝金(aurifiction)的定义是有意伪造黄金(可以引申到伪造白银和其它贵重物品如宝石和珍珠,只是各自用着不同的名称),常常专门用来进行欺骗——不管是用其它金属“搀入”黄金和白银的方法,还是用铜、锡、锌、镍等制成像黄金或白银一样的合金,或者是用含金的上述混合物作表面富集处理,或者是用汞齐法镀金,再或者是使金属暴露于硫、汞和砷或含有此种元素的易挥发化合物的蒸气中,从而在其表面沉积一层适当光泽的薄膜。

另一方面,我们把点金(aurifaction)定义为一种信念,即有可能用很不相同的物质,特别是用贱金属制成黄金(或者是“一种”黄金,或者是一种人造“黄金”),其外观与天然金毫无区别,而且性能比天然金有过之而无不及。如同我们即将论述的那样,这是一种哲学家的而不是工匠的信念。

长生术(macrobiotics)是用来表示一种信念的合适的术语。借助于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尤其是化学知识,有可能制备药品或长生不老药(“丹”),以延长人类的寿命,超越老年(“寿老”),使精神和肉体返老还童,从而使这样的修真之人(“真人”)能够活几百年(“长生”),最后达到不死的境界,羽化飞升,成为真正永生的仙人(“升仙”)。

我们认为上述三种基本作业的概念,即制作赝金、点金和制备不死药,可以应用于一切文明中早期化学的所有方面,而且可以凭此使它们相互联系起来。根据这些定义,炼丹术与制作赝金和点金各自都有明显的不同。这样,希腊的早期化学家就不应称作“炼丹家”,因为在他们的头脑中很少或者没有长生不老的想法。许多人认为,“长生不老药”(elixir)这个词最好用来作为“炼丹术”(alchemy)本身的定义,因为长生不老的概念,是12世纪以后随着阿拉伯化学知识的传布才传入欧洲的。由于“炼丹术”一词毕竟具有阿拉伯语前缀,因而直到12世纪后欧洲才提到它是很自然的事。此后经过若干时间,它才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但是它的重点,即化学上能生产的长寿药品,这在罗杰•培根(1214-1292)撰写的著作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在此之前,在西方一般大量存在的是制作赝金、点金和原始化学,但并不致力于制备延年益寿的药品,或者我们可简称为“长生剂”(macrobiogens)。另一方面,中国的原始化学从一开始就是真正的“炼丹术”,这正是因为在中国,也只有在中国,肉体永生概念占据统治地位。(详见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第二分册“炼丹术的发明和发现:金丹与长生”,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9-11

韩吉绍:印度炼丹术由医学长生术和炼金术融合发展而成。印度传统医学阿输吠陀(Āyurveda)由八支组成,其中第七支为Rasāyana,意思是长生不老学,一般译作“长年方”。长年方形成时间很早,但在中古以前,它主要使用草木药,金石药很少见。简而言之,长年方主要指回春术,或者应用能治疗一切疾病(甚至通常难以治愈的)的药物,以及防止衰老和延长寿命的方法。印度早期也有制作伪金银的活动,但它们与神仙或长生观念没有关系。中古以后,由于受到密教甚至道教等因素的影响和推动,长年方不断吸收炼金术的内容,大量使用金石药物,并将中古以前几乎从未使用过的水银作为最关键的药物,逐渐发展成一门类似于中国炼丹术的学问。这一时期出现许多相关著作,其中主要是梵语的Rasa śāstra文献。Rasa śāstra的意思是水银之学,也包括各种金属和矿物的知识,它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第一是使金属成就(lauha siddhi),即用水银将贱金属变成贵金属金或银;第二是使身体成就(deha siddhi),即用水银制剂使人的身体获得完全健康。由此可见,中古以后的印度长年方实际上也是金丹术与黄白术的综合,也即包含炼制金丹药和制造伪金银两方面的内容。

欧洲中古时期自阿拉伯地区传来一门学问Alchemy(拉丁语为alchimia),中文通常将其译为“炼金术”。在梳理这门学问的历史时,西方学者一般将其源头追溯到希腊化时期的埃及。在那里,古希腊哲学、埃及工艺技术以及东方神秘主义相互融合,最终发展出一种炼金技艺,它主要通过黑化、白化、黄化等步骤试图将一些普通金属嬗变成贵金属。后来,这门学问又进一步出现哲人石的概念。但是,在12世纪伊斯兰文化大规模传入欧洲之前,欧洲本土的炼金术没有任何长生不死的观念,更没有炼制不死药的内容。伊斯兰文明兴起以后,阿拉伯人继承了希腊化时期产生的炼金术遗产,并把它发扬光大。经过阿拉伯人之手,炼金术的内涵出现重要变化,突破了此前制作伪金银的范畴,增加了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内容,并与医药学建立起密切关系。阿拉伯帝国衰落后,欧洲人翻译了阿拉伯的炼金术著作,然后又将这门学问继续发展下去,并作出很多新的贡献,直至后来出现医药化学运动以及近代化学。据认为由罗杰• 培根(Roger Bacon)作于13世纪的《小炼金术宝典》(Speculum Alkimie Minus)这样定义炼金术:“炼丹术是一门科学,它教人加工和制造一种叫做长生不老药的药品,当这种药品点化到金属或者不完美的物体上,顷刻就能使它们达到完美无缺。”真正由罗杰•培根本人写于1266年的话来说是这样:“按照聪明人的看法,凡是能够从贱金属中去除全部杂质和腐物的药品,也将从人体中去除同样多的腐物,从而使人的寿命延长许多世纪。”很显然,当时西方的炼金术继承了阿拉伯传统的精髓。当然,西方炼金术虽然有一条连绵不断的发展脉络,但这种连续性与中国炼丹术相比有很大差异,因为它伴随着一定程度上的文化断裂,由此在学术上产生一些严重争论。譬如说,希腊化时期的炼金术没有炼制金丹药的内容,但后来在阿拉伯文化中却突然出现,其思想源头在哪里?再如“alchemy”这个词汇,可以确定由化学一词前面加上阿拉伯语的定冠词“al”构成,但对其最早的词源则无有定论。阿拉伯炼金术“alkimiya”一词也非阿拉伯语的固有词汇,而对“kimiya”的词源也有很大争议。实际上,以上这些困惑是西方炼金术发展史上断层问题的反映。

通过以上介绍可以看出,无论是中古以后印度的Rasāyana,还是阿拉伯的Alkimiya,以及其后的欧洲Alchemy,其实它们都是类似于中国炼丹术的学问。(《“交”相辉映:道教炼丹术与中外文化交流导言》,中华书局,2015年出版

四、仙道:道教为什么要炼丹

韩吉绍:毫无疑问,炼丹术发端于西汉之时,道教团体或组织还没有出现,而当东汉道教运动最初兴起时,大型道团并不从事炼丹活动。如东汉《太平经》记载了很多神仙方术,如服气、存神、尸解、服食等,唯独没有提及炼丹术,太平道和五斗米道的宗教活动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张道陵炼丹乃后人附会之说),当时炼丹者主要是一些流俗道士或方士。道教与炼丹术的真正结合,葛洪(283-363)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迄至两晋,炼丹术的社会影响仍然不大,在道教中也没有被普遍接受。葛洪继承了汉代以来的大批道经,对以往的神仙方术进行了一次理论总结,认为五谷犹能活人,何况上品丹药,其益人岂不万倍于五谷,服之炼人身体,故能令人不老不死,遂概括提出“假求外物以自坚固”的思想,认为金丹才是修仙的根本方法,其它诸如服草木药、行气、导引、房中等只是次等的辅助技术,由此构建出一套以金丹为仙道之极的神仙方术体系。葛洪的理论顺应了汉代以来神仙方术发展的内在逻辑,在其身后引起了广泛影响。

南北朝时期,尽管政权割据严重,社会动荡不安,但炼丹活动却愈发兴旺起来,还多次受到皇权支持。有唐一代,由于天时地利人和,道教获得了最广阔的发展空间,唐人的浪漫和豪放于此得到尽情释放,炼丹术步入黄金时代,其规模和普及度都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道教以外,和尚骚客文人儒者达官贵族皇帝等炼丹者不计其数,所用药物仅金石类即多达一百余种,甚至还在全世界求购,正所谓“更有用尽寰中众石,海内诸矾、铜精、铁精、石绿、土绿,罄竭资金,皆无所就……谓灵丹不在此间,言至药生于海外,便向波斯国内而求白矾、紫矾,或向回纥域中寻访金刚、玉屑”(《金液还丹百问诀》)。通观这两个时期可以发现,炼丹活动的范围已大大超越道教,目的也远非早期那般单纯,其发展趋势呈现出三种明显不同的走向:一是继续炼制使人长生不死的丹药,二是黄白术逐渐剥离神仙思想,三是丹药流入医学领域而出现医药化学现象。

唐代以后,炼丹术步入衰落轨道,境遇每况愈下,这里面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内因方面,炼丹术发展到极致也未能实现神仙可致的梦想,反而因大量中毒事件引发广泛批评。外因方面,晚唐五代内丹学异军突起,对外丹术——内丹兴起后,传统炼丹术被称为外丹——造成严重冲击。以上两个原因相互影响,终于导致金丹成仙观念的整体破产,外丹术的地位被内丹术取代,道教修仙思想发生转型。当然,炼丹术在道教中并未立即销声匿迹,而是沿着此前确立的三种走向继续前进。第一种走向虽然已被证明为荒谬,但仍然苟延残喘甚久,明代时又曾迎合社会之荒淫风气而出现变种,再一次荼毒生灵。另外两种走向则在冶金行业和中医制药行业结出硕果,为古代科技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宋代胆水炼铜法的大规模应用和医用丹方的繁荣便是两项突出代表。直至今日,仍有民间道人从事外丹医学,不过这与神仙思想已经毫无瓜葛。这一现象给我们一种启示,曾经被科学彻底否定的东西,它之所以能够在历史上长期传承,必定有其存在的合理依据,传统文化既有糟粕,更有精华。(详见《道教为什么要炼丹》,杜泽逊主编《国学茶座》第二期,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107-113

五、贡献:炼丹术对古代科技影响极大

李约瑟:道家哲学虽然含有政治集体主义、宗教神秘主义以及个人修炼成仙的各种因素,但它却发展了科学态度的许多最重要的特点,因而对中国科学史是有着头等重要性的。此外,道家又根据他们的原理而行动,由此之故,东亚的化学、矿物学、植物学、动物学和药物学都起源于道家。(《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二卷“科学思想史”,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175

姜生(四川大学教授)韩吉绍:《道藏》所包含的科技史料范围非常广泛,包括理工医农等众多大学科,其中化学及相关技术是最早引起人们注意的部分,这主要体现在炼丹术的研究方面。炼丹术确切地说应该称为金丹术,有时又称为外丹术,它包括炼丹与黄白(金银)两部分内容。炼丹术发端于战国时期,正式出现一般认为是在西汉,唐代最为鼎盛,之后一直延续至明清之际。《道藏》中保存了大量的外丹经,对中国古代化学史研究而言,任何一部外丹经都不能被忽视。中国炼丹术由于其光辉成就被西方学者称为现代化学的先驱。在长时期的发展过程中,炼丹术中产生了一大批领先于当时西方的科技成果。如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实为炼丹术的产物,后来被用于军事、工业等领域,对世界文明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胆水炼铜”被称为现代湿法炼铜的前身,其原理及技术于炼丹术中得到认识与发展,在两宋时期的冶铜部门中得到大规模推广,成为当时炼铜生产的主要技术,盛极一时;在炼丹过程中,炼丹家们对百余种金石矿物的物理化学性质、产地等有相当科学的认识,并在实践过程中对汞化学、铅化学、砷化学、合金化学等做出了突出贡献,先后发明了多种抽砂炼汞法、各种铅化合物的制备法等,最早炼制出单质砷,发明了铜砷合金及其配方、铜锌合金、各种汞齐(汞与金银铅锡铜等的合金)、铅锡合金等,其中许多技术被社会所采用。在这个过程中,炼丹家们培育了宝贵的科学精神,最突出的便是比较科学的实验方法,可以说丹房便是早期的科学实验室,正是在实验室里,炼丹家们对多种物质之间的化学反应关系、质量守恒定律、物质转化规律等有了初步认识。这些理论、技术传至西方,对现代化学的产生做出了难以估量的贡献。

地学成就主要体现在地理学与矿物学方面。由于道教对山岳的崇拜以及修炼需要,《道藏》中保存了十余种宫观山志,如《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岱史》、《西岳华山志》、《南岳小录》、《南岳总胜集》、《茅山志》、《天台山志》、《武当福地总真集》等,另外还有综合性的历史、地理著作《长春真人西游记》等,其中保存了大量对中外地理的实地观察研究成果。不仅如此,由于道士修炼或炼丹多于山中进行,这就需要把握山区的地理特征和资源分布,由此道教中更产生出像《五岳真形图》这样的地图学专著。以上地理著作对研究自然地理、人文地理均具有重要参考价值。矿物学的成就主要在炼丹术方面,炼丹家千百年来遍采金石,对百余种金石矿物从产地、性状、功能等均有详细认识,如《金石簿九五数诀》、《大洞炼真宝经九还金丹妙诀》、《丹方鉴源》、《黄帝九鼎神丹经诀》等均有此方面的系统成果,其中包括许多对域外矿物的认识。目前所知医学对道教矿物药成就吸收最多,于古代矿业开发影响情况尚无研究。不过总的说来道教矿物学方面目前尚缺少系统研究。

道教的冶铸技术突出表现在两方面,一为种类繁多的实验设备,二为较为独特的铸造技术。炼丹术早期所用设备比较简单,许多丹釜甚至用泥土烧制。唐宋时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金属设备,如各种水火鼎、既济式丹炉、未济式丹炉、飞汞炉等均是精致的仪器,《道藏》中所辑《丹房须知》、《金华冲碧丹秘旨》、《修炼大丹要旨》等丹经中有关仪器图像资料相当丰富。由于炼丹仪器绝大多数均在专业范围内使用,因而只能由道士自己制作。搞清楚这些仪器发展的历史脉络及其制造技术,对于铸造技术史研究无疑是相当重要的,曹元宇、李约瑟、陈国符等均有研究成果可供参考。然而遗憾的是,大多仪器目前仅能在其形制上加以考察,其详尽发展脉络及具体的制造技术因资料缺乏而不甚清楚,像《神仙炼丹点铸三元宝照法》这类详细记载铸造技术的专著极为罕见。铜镜在道教上清派及炼丹术中应用比较广泛,出现多种“镜法”方术,魏晋六朝时期道士们还发明了锡汞齐镀镜技术,见于《上清明鉴要经》。唐代道教中出现了独具特色的“道教镜”,从《上清含象剑鉴图》、《上清长生宝鉴图》及《神仙炼丹点铸三元宝照法》,我们可以看到道教镜从纹饰题材的设计到具体铸造技术的完整过程。(详见朱越利主编《道藏说略》,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年,下册第622-625

韩吉绍:中国古代炼丹术自始自终对道教以外的世俗科技产生着重要影响,但在宋代时更为集中、更为规模化,可以说炼丹术是宋代科技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之一。纵观炼丹术的历史,有两次变革对古代科技产生了重要影响。一是两汉之际至魏晋时期确立的“由丹而仙”观念,它极大地推动了炼丹方士对自然的探索活动,取得许多非常了不起的科学技术成就;二是唐宋之际“由丹而仙”观念的破产,它导致炼丹术创造的科技成就大量转入世俗社会。以往学术界在探讨炼丹术的历史贡献的时候,往往将注意力主要放在第一方面,事实上第二方面更为重要,它使我们更真实地认识到炼丹术对古代科技产生的实质性影响。在西方历史上,炼金术也曾出现过技术转移现象。文艺复兴以后,西方炼金术分裂成三种发展趋势。一是继续探求哲人石,或把贱金属变成黄金的炼金术;二是将炼金术用于医药学方面,形成了所谓的医药化学运动;三是将炼金术知识用于矿物金属冶炼领域,推动了西方矿业的发展。这种现象与中国炼丹术的情况非常相似。

对中国古代思想史而言,“由丹而仙”的重要性长期以来被严重低估,实际上,它不仅驱动了炼丹家们创造出众多先进技术,而且其影响远远超越道教范畴,成为长期以来驱使古人探索自然的动力。形象地说,长期以来炼丹术既是一块培育奇技淫巧的“臭土壤”,又是一把庇护它们生长的保护伞。唐宋之际,炼丹术长期实践中储备的知识与技术出现向世俗社会整体转移的现象,在这个过程中,道教与儒佛思想均扮演了重要角色。唐末以后的炼丹术知识与技术出现两种明显走向。第一种走向是外向转化,步出神仙范畴而汇入医药学、冶金等洪流之中。有意思的是,诸多史料表明,炼丹知识或技术一旦被应用于世俗,其原来的背景往往被有意无意地隐藏,遂使世人大多昧于真相,不知其所用原来是炼丹术的发明。另一种趋势为向下沉沦。由于唐以后的炼丹术已失去神仙思想的动力与文化上的生存环境,因而炼丹术无论从动机还是技术上而言均已停滞不前,仍然涉足其中的部分方士更多地倾心于玩弄药金药银的虚伪技术,但由于彼时冶金技术的进步,此类药金药银已渐渐失去立足之地,因而在公众舆论的眼中,金丹黄白愈来愈成为一种旁门邪道而为新式士人所不齿。(《知识断裂与技术转移——炼丹术对古代科技的影响》,山东文艺出版社,2009年,第368-369

六、火药:炼丹术最重大的发明

冯家昇(现代学者):炼丹家发明了火药。炼丹家怎样发明火药呢?他们决不会是有意识地去发明,可能是在两种情形下发明的:第一,直接用类似火药的药料制造某种药时,这种药发生了火药的作用,从而把火药发明了;第二,间接用类似火药的药料变化某种药料时,这种药料发生了火药的作用,从而把火药发明了。这两种情形之中,第二种情形导致火药的发明的可能性更大些。

变化药料的方法很多,有一种方法,叫“伏火法”,就是拿某种药或几种药,特别是金属或石质的药,用一定的火候,烧到一定程度,药经过“伏火”后,就失掉了原来的性能,因而其功用也就不同了。譬如硫黄,炼丹家认为它含有猛毒,着火“易飞”,最难“擒制”。它必须经过“伏火”后,脱去黑褐二色,变成金黄色或朱砂色或雪白色,然后才能用。

硫黄“伏火法”,在唐初孙思邈的《丹经内伏硫黄法》中说得很详细。他说拿二两硫黄、二两消石(即硝石),研成粉末,搁在销银锅子内,将三个皂角子逐一点着,然后夹入锅子内,把硫黄和消石烧得起焰火。等到烧得不起焰火时,再拿生熟木炭三斤来炒,等到炭消三分之一,就退火,趁没有冷却时取出混合物。这样就叫“伏火”了。

炼丹家制药时,心专意一,小心谨慎,他们的丹房也多设在深山古洞,人迹罕到的地方。但是,他们有时候总不免疏忽失慎,出了乱子。《太平广记》上有这样一个故事,说一位老人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制药,有个叫杜子春的人来找他。天色晚了,老人叫杜子春歇在炼丹的地方,告戒他不要乱说乱动,自己却走开了。杜子春在药炉旁边,做了许多恶梦,当梦到伤心惨目的场合时,他忍不住惊叫了一声,醒了过来。这时候炉子已出了事,冒起大火,火焰直穿屋顶,把房子也烧了。“火药”这个名称可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出来的,它的意思就是“着火的药”。(详见冯家昇《火药的发明和西传》,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年,第8-11

李约瑟:在第一次火药爆炸之前,炼丹家实验在中国至少已实实在在地进行了六个世纪之久。在这里,我们得看一看那些时代留下的一些记录。在《真元妙道要略》中可以发现炼丹序曲的高潮,该书是《道藏》中的一册,它详细地记述了35种长生丹药的配方,或者作者认为是错误或危险的、但有些在当时很流行的做法。至少有三处是关于硝石与紫石英或蓝绿色岩盐的同时炼制,随后,书中继续写道:“有以硫磺、雄黄合硝石并蜜烧之,焰起,烧手面及烬屋舍者。”这显然会损害道家声誉,因此道家炼丹家们被明确警告不得这样做。

这些文字对于火药史至关重要,所以其大致年代具有重大意义。该书据传为郑隐(郑思远)所作,他生于220年至300年之间,被认为是炼丹王葛洪的老师。但是不能认定此书确实出自他之手。一位现代学者将其年代定为大约五代中期,这意味着年代未免太迟。因此,这段文字最有可能作于850年左右,这一点我们要记住。(详见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第七分册“军事技术:火药的史诗”,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第88-89

七、牛顿:最后的炼金术士

迈克尔•怀特(英国知名传记作家):使那些早期传记学家如鲠在喉、吞咽不下的,是牛顿图书室中的广大藏书,以及遗留下来的大量文稿与札记,其中有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资料,都清楚显示出,尽管他是一位历史上最受尊敬的科学家、一位创立科学方法的楷模,但他一生花费在炼金术上的精力,却远远超过用在探究纯科学的透蓝清水中的部分。这些资料也确切证实了,牛顿的一生中没有几个知己好友发觉他的秘密,大家都不知道他竟然用了那么多时间去研究《圣经》中的年代和预言,寻觅自然界中的魔术,并且,更有甚者,他竟试图探索出炼金术的秘密——灵中之灵。

   早期为牛顿立传的人觉得迥然相反的两种性格不可能共存,于是,在发现任何会玷辱牛顿人格、令他们感到困扰的资料时,不得不加以掩饰,将它们当成是某种特殊怪癖或是一时的神经错乱。布鲁斯特以“不过是笨人与庸人的消遣”来形容牛顿所广泛搜集的与炼金术有关的文献。

到了1936年,牛顿的真实面貌才渐渐显露出来:他是个时常精神紧张、困扰不安、神秘冲动的人。那一年,有一批牛顿的文件在苏富比拍卖公司拍卖,那是约于50年前,由剑桥大学接受捐赠,被认为是“不具科学价值”的收藏品。结果,它们被杰出的经济学大师兼研究牛顿的学者凯恩斯在拍卖会中购得(10年之后,凯恩斯去世时,又再遗赠给剑桥大学的国王学院)。

凯恩斯研读了牛顿的这批秘密文件(被那些写圣人传的牛顿立传者所忽略的手稿、札记、论文等)之后,于1942年,在英国皇家学会发表演说,将历史上最著名和最崇高的科学家,描绘成一个完全不同并且极受争议的形象……

很显然地,凯恩斯是被他所发现的资料迷惑了。不过,对我们大家而言这是件幸运的事,因为这是个已经可以接受这类发现的时代。凯恩斯的发现引出关于牛顿的两个问题:首先,如果这位近代力学理论的创建者,曾花费大量时间从事炼金术的试验,那么是否还隐藏着另外一些未为人知的东西呢?其次,牛顿在研究炼金术的同时,是否已经影响了他在纯科学上的成就?

……事实上并非人们对这个问题不予认真研究,而是由于牛顿留下的文件中,有关炼金术的资料超过100万字之多,况且,其中还有许多是用他自创的符号暗语、拉丁文和手写的小字记载下来的,解读这些资料就已经是件十分困难的事了。有些学者花费了60年的光阴从事这项工作,如今仍在进行中。已故美国学者多布斯译解了大量这类资料,并且提出了相当详细的分析。她将牛顿的炼金试验汇集写成两本学术著作:《牛顿炼金术的基础》和《天才的两张面孔:炼金术在牛顿思想中所扮演的角色》……以我个人而言,结论可不是含糊的。基于手边的证据,我认为牛顿从炼金术的研究中,获得了关键性的启示,从而发现了足以改变世界的科学成就。因此,牛顿在炼金术上的修习,必然与他科学的分析思维有所关联。(《最后的炼金术士:牛顿传序言》,中信出版社、辽宁教育出版社,2004年)

(责任编辑:王梁)

 

 

首 页   |   本刊首发   |   学界动态   |   学术集成    |   历史学人   |   读书   |   史学大会   |   图志   |   本刊往期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历史评论网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 电话:联系电话:0531-88364974 88364067  传真:0531-88564974 邮箱:chr@sdu.edu.cn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中心校区知新楼历史文化学院)   技术支持:天下畅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