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历史评论网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电话:0531-88364974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集成
关于我们
  简 介              
  编委会            
      编辑部                
 征稿函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 省发改委与本刊举行会谈,讨论...
 · Official Journ...
 · 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官方...
 · 《中国历史评论》2016年第...
 · 《中国历史评论》编委会主任张...
 · 李炳印在省图“大众讲坛”举办...
 · 王育济教授出席山东省社科联座...
 · 谭世宝《马交与支那诸名考》新...
 · 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哲...
 · Official Journ...
投票调查
 
   学术集成  
关于中国早期海洋观的六点理解

发布日期:2016-8-18    作者:王子今    来源:《中国历史评论》第一辑    阅读次数:272
 
秦汉大一统政体成立之后,所面临的行政任务包括对漫长的海岸的控制。神秘的海域亦为秦皇汉武等有作为的帝王所关注。中原社会的海洋意识开始觉醒。多种形式的海洋探索有所收获。沿海地域共同的文化特征,也在这一时期开始形成。在中国海洋探索和海洋学进步的历程中,秦汉时期有突出的成就。
国内外涉及这一学术主题的研究成果,包括对秦始皇汉武帝出巡海滨、“燕齐海上方士”活动、秦汉沿海区域行政、秦汉滨海文化、秦汉“并海”交通、秦汉海盐生产、秦汉东洋与南洋航运、秦汉海洋渔业、汉代“楼船军”作战等方面的探讨,但是对当时的海洋探索、海洋开发,对当时社会的海洋意识,对这一历史阶段的海洋文化的总体论说,尚未有学术专著问世。
论述秦汉社会的海洋意识与早期海洋学,对于认识中国古代海洋探索和海洋开发的历程的总体倾向的判断,是有积极意义的。对于现今诸多有关海疆问题、海权问题、海洋资源开发问题的解决,也可以提供历史借鉴。
1.政治意识透露的海洋观
战国以来,政论家频繁使用“海内”这一政治地理学概念。《墨子》、《苟子》均见“海内”和“天下”对应的说法。《韩非子·奸劫弑臣》“明照四海之内”,《六反》“富有四海之内”,《有度》“独制四海之内”等,更集中地体现了在宣传政治主张时对“海”的关注。秦的统一,是这种影响“海内”、占有“海内”和统治“海内”的理念的成功实践。秦始皇政治文书所谓“今皇帝并一海内,以为郡县,天下和平”,“平定天下,海内为郡县”等,也都以对“海内”的全面控制称颂秦政的成功。《新书·时变》说:“威振海内,德从天下,曩之为秦者,今转而为汉矣。”西汉政论,可见《淮南子,要略>“天下未定,海内未辑”,《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临制天下,一齐海内”等。《盐铁论·轻重》说到“天下之富,海内之财”,同书《能言》也以“言满天下,德覆四海”并说。又《世务》也写道:“诚信著乎天下,醇德流乎四海。”“海内”和“天下”形成严整对应关系的文例,《汉书》中可以看到:“贞天下于一,同海内之归”,“天下少双,海内寡二”,“威震海内,德从天下”,“海内为一,天下同任”,“海内晏然,天下大洽”,“德泽满天下,灵光施四海”等。这些文字,都反映了以大一统理念为基点的政治理想的表达,已经普遍取用涉及海洋的地理概念。
2.行政理念:沿海区域控制与海洋资源开发
刘邦时代晚期,同姓诸侯完全控制了东方地区,汉郡仅余十五。沿海地方全为诸侯王国所有。中央王朝没有一寸海岸线。汉景帝削藩,十分重视对沿海地方统治权的回收,即《盐铁论·晁错》所谓“因吴之过而削之会稽,因楚之罪而夺之东海”。汉武帝又于元鼎六年(前111)灭南越、闽越,置南海等九郡,其中多数临海。元封三年(前108)朝鲜置郡。汉帝国控制的海岸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长度。贾谊《过秦论》说:“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这种观念在汉代社会似已相当普及。汉帝国中央执政集团力求强有力地控制沿海区域的努力,动机可能首先在于政治考虑。然而《史记·货殖列传》所谓“海盐之饶”体现的海洋资源开发的利益,应当也是重要的因由。秦汉时期海洋渔业和盐业的生产及其管理,都达到了空前的水准
3.秦皇汉武“海上”之行
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凡5次出巡,其中4次行至海滨。《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曾经“梦与海神战”,又“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汉武帝也是一位对海洋世界充满好奇的帝王。他一生中至少10次至于海上。他最后一次行临东海,已经是68岁的高龄。对于探知海洋未知世界的特殊热忱,使得秦皇汉武频繁的海上出行成为中国古代帝王经历中罕见的情节。在此后漫长历史进程中的任何阶段,都没有再次出现如此引入注目的行旅事迹。
在“东游海上”的行程中,秦皇汉武接受了方士的宣传。燕齐海上方士是参与开发早期海上航运向知识人群。他们的海洋探索因帝王们的长生追求,获得了行政支持。方士知识人生的一面,表现为以富贵为目的的阴险的政治诈骗。其另一面,即以艰难航行为方式的海上探索,又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
出于对海洋的特别关切,秦汉宫苑曾经营造仿象海上世界的园池。于是在距海甚为遥远的西北地方,出现了海洋的象征形式。秦始皇陵地宫的设计,据说“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应是为生动的海洋模型。陵墓主人对大海的向往,似乎永世不减。
4.“楼船”“横海”事业
汉武帝派遣横海将军韩说、楼船将军杨仆出豫章,击东越,这是利用海上军事优势发起的远征。武帝又曾派遣楼船将军杨仆从海路出击朝鲜,这是东方航海史上的一件大事。此后又有汉光武帝“遣伏波将军马援率楼船将军段志等击交阯贼征侧等”事,这是又一次楼船军远征。杨仆楼船军据说有五万军人。马援率领的楼船军有“楼船大小二千余艘,战士二万余人”,渡海远征楼船军的规模,体现出航海能力的优越。
5.东洋与南洋航运
秦始皇使方士徐市“入海求神异物”,《史记·淮南衡山列传》说:“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后汉书·东夷列传》中已将徐福所止王不来处与日本相联系。日本一些学者也相信徐福到达了日本列岛,甚至有具体登陆地点的考证。有的学者认为,日本化史进程中相应时段发生的显著进步,与徐福东渡有关。《汉书·地理志下》中已经出现关于“倭人”政权的记述。自西汉后期起,这些政治实体与汉王朝已经开始了正式的往来。
西汉时期初步开通的南洋航路通抵印度洋沿岸。这些地区与汉王朝间海上商运相当繁忙。南洋列的具体位置,学者多有异议,而对于来自汉地的航队可以抵达今印度康契普腊姆及今斯里兰卡,中学者的基本认识是一致的。
6.早期海洋学成就:海人之占与海洋生物学知识
《汉书·艺文志》可见题名“海中”的文献:“《海中星占验》十二卷。《海中五星经杂事》二十二卷。《海中五星顺逆》二十八卷。《海中二十八宿国分二十八卷。《海中二十八宿臣分》二十八卷。《海中日月彗虹杂占》十八卷。”这些论著应包括海上航行时判断方位和航向的经验的总结。这类文献,张衡《灵宪》曾称之为“海人之占”。能够总结成为篇幅可观的专门著作,应有海上航行的实践经验以为确定的基础,因此可以看作早期海洋学的成就。
秦始皇韫车鲍鱼故事,说明海产品远输西北,当时似乎并不罕见。汉景帝阳陵陵园外藏坑出土海生动物遗存有文蛤、扁玉螺、白带笋螺等,研究者认为,这些肉食“是皇帝膳食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说文·鱼部》记录了若干来自遥远海域的水产,特别值得注意。这些鱼种,包括出产地或在日本海西岸的鮸、魵、;鰅、鲜等。
《汉书·五行志中之下》有关“北海出大鱼”的记录,提供了海洋生物学的重要信息,很可能是世界最早的关于鲸鱼群在浅滩集体死亡的明确的历史记录。
 

首 页   |   本刊首发   |   学界动态   |   学术集成    |   历史学人   |   读书   |   史学大会   |   图志   |   本刊往期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历史评论网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 电话:联系电话:0531-88364974 88364067  传真:0531-88564974 邮箱:chr@sdu.edu.cn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中心校区知新楼历史文化学院)   技术支持:天下畅通